您好,欢迎访问小木林(厦门)医疗器械进出口有限公司!

为新就业群体托起“稳稳的幸福”

发布日期:2022-06-28 08:24浏览次数:

陕西西安,外卖骑手志愿者驾驶电动车转送医护人员前往下一个核酸采样点。新华社发

【总书记关心的民生事⑩】

编者按

互联网的迅猛发展催生了新的就业形态,吸纳了一批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在疫情防控常态化的当下,新就业形态由于灵活性高、吸纳就业潜力大等特点,在稳就业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高度关注新就业群体的就业情况。2020年全国两会,习近平总书记同全国政协委员共商国是时指出,疫情突如其来,“新就业形态”也是突如其来。对此,我们要顺势而为,让其顺其自然、脱颖而出。今年,他又强调:“要健全灵活就业人员社保制度,扩大失业、工伤、生育保险的覆盖面,实现制度安排更加公平,覆盖范围更加广泛,为人民生活安康托底。”2022年《政府工作报告》也再一次聚焦新就业群体的保障问题,提出完善灵活就业社会保障政策,开展新就业形态职业伤害保障试点。

本期,我们为大家带来几个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奋斗故事,关注各地保障新就业群体权益落实的措施,聚焦新就业群体的就业情况,探讨如何为他们解决后顾之忧,托起“稳稳的幸福”。

给他们一个温暖的“蜂巢”

讲述人:浙江杭州市余杭区良渚街道党工委副书记 应如萍

快递小哥、外卖骑手等新就业群体是城市建设的“小蜜蜂”,而坐落在良渚街道正北物流园区内的“外卖骑手配送站”,则成为他们温暖的“蜂巢”。每天,都有很多外卖小哥走进这里,休息会儿、喝喝水,聊聊天。配送站也配备了微波炉、饮水机、充电宝、雨具、必备药品等,方便他们取用。

位于良渚街道的杭州农副产品物流中心是目前华东地区最大的农副产品集散地,覆盖四大网购平台的10个配送站点,有外卖骑手300余人,货运司机近1000人。新就业群体人员分散且流动性大,周边村社党群服务中心又无法实现全覆盖,缺乏对他们的关爱和监管。如何服务好新就业群体,增加他们的归属感,鼓励他们助力城市治理?这成为基层党建工作面临的一个新课题。通过与行业监管部门、属地村社等多方对接谋划,我们梳理了新就业群体20余项实际需求。其中,提高社会认同感、获得职业技能培训和增加维权渠道排在前三位。

基于此,我们积极探索新领域、新业态党建工作,为外卖小哥们提供阅读休息、用餐住宿等服务,并联动10家单位与4个村社,成立“亲情”党建联盟,解决新就业群体在工作与生活中遇到的困惑。在落成全国首个标准化“外卖骑手配送站”的基础上,我们联合区市场监管局,制定了“外卖骑手配送站”的建设标准,内容包含党建引领、健康管理、维权监督等12大类、26条。我们还整合各类资源,对外卖骑手进行食品安全和专业技能培训,为其拓宽职业发展通道;联盟单位通过月例会,合力解决新就业群体矛盾纠纷,为他们排忧解难。

现在,我们对新就业群体的管理服务不再是单纯的上门指导,更多利用数字化手段,实现精细化管理。我们在迭代升级的正北物流智慧驾驶舱引入了党员标识,引导新就业群体通过亮身份、亮党徽、亮形象,实现“角色延伸”;组建了红小北先锋服务队,实施“正北礼遇”积分奖励。化身“先锋骑手”的外卖小哥们主动融入疫情防控、城市交通安全规范、食品安全建设、文明城市建设、放心消费等活动中,成了基层治理的一支重要新生力量。

让职工谈薪更有“数”

讲述人:广东广州市总工会副主席 夏俭保

近年来,随着网络经济、共享经济等以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为核心的“三新”经济蓬勃发展,企业组织形式和职工就业形态日益多样。广州新就业群体中,包括外卖送餐员8万人、网约车司机5万人、快递员约20万人、货车司机约20万人。

与传统行业就业者相比,新就业群体具有组织方式平台化、工作机会互联网化、工作时间碎片化、就业契约去劳动关系化,以及流动性强、组织程度偏低等特点。随着就业人数增多,他们的权益维护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在工作中我们发现,由于合同不规范、协商协调机制不健全、最低工资制度保障不明确、社会保障配套不足等原因,新就业群体合法权益尤其是工资收入得不到保障。比如,一些送餐员向工会反映,网约配送平台工资算法极其复杂,每个月拿到的工资都是变化的,不仅与工作量相关,还与准时率、在线率、服务质量动态关联。因为算法是动态的,所以劳动强度与工资收入不完全匹配,送餐员想跟平台提意见,却苦于没有沟通渠道。

基于这样的现实,我们正在加快建立保障新就业群体工资收入合法权益机制,推动建成合理的劳资协商机制。通过基层调研,我们发现了一系列需要集体协商的重点、难点问题,例如:“企业不愿谈”“职工和工会不敢谈、不会谈”,协商双方“信息不对称”“参考数据不准确”等。为进一步推动建立多形式、多层级劳资沟通协商机制,自2018年起,广州市总工会编撰发布《广州市主要行业职工薪酬福利集体协商参考信息》,专门用于指导职工方与企业方开展集体协商,让工会和职工通过权威渠道掌握第一手资料,全方位了解全市、同行业职工薪酬福利水平。今年3月2日发布的《2022年广州市主要行业职工薪酬福利集体协商参考信息》,首次将“新业态群体”单独成章,作为重点分析,聚焦货车司机、快递员、网约送餐员、网约车司机四类群体,并增加了新业态劳动者群体福利情况,将国家、省、市有关新业态权益维护政策和做法进行梳理。有了权威数据,职工的涨薪理由更充分,也更容易达成共识。听到职工朋友亲切地称它为集体协商“蓝宝书”,说它使自己跟企业开展集体协商时更有理有据,我们特别开心。

今后,我们还会以参考信息发布为切入点,从维护合法权益、推动新业态工会组建、配合政府部门相关政策落地、开展专项工会服务等方面入手,创新实施一系列服务新就业群体的工作举措,为新就业群体打开一片更广阔的就业天地。

“荣耀骑士”跑出来的幸福感

讲述人:安徽合肥市外卖员 杨书生

2022年是我从事外卖行业的第五年。我曾有过一年跑47960.98公里、总订单量28135个的纪录,有人开玩笑说我的配送距离早已绕地球一圈。由于出色的业绩,我获得了许多奖牌和荣誉证书,还曾被平台授予“最强跑单王”和“最美荣耀骑手”的称号。

我以前在老家做废品回收,后来到合肥做保安,但是收入都不高。2018年,我接触到了外卖行业。尝试了一段时间后,我爱上了这份工作。

我今年56岁了,但是体力很好,身边的人都用“健步如飞”形容我。外卖员送得越多赚得越多,熟悉业务以后基本能保证月收入在一万元以上。我现在服务于两个平台,属于众包模式,和专职配送的外卖员比,我的合同关系更加灵活,但福利保障也会少一些。

送外卖很辛苦,但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刮风下雨天。特殊天气里,我既要注意交通安全,也要应付“爆单”的情况,保证能够按时将外卖送到顾客手里。

我一般每天早上六点上班,晚上十一点下班,除了家里有紧急情况,基本上全年无休。穿行在大街小巷,经常和时间赛跑,也要时刻注意安全。骑行时,我佩戴的是智能头盔,内置传感器能够准确识别佩戴情况,没戴好还会有信息提示。

党和国家很关心我们这个群体,给了不少政策扶持。通过不懈努力,我现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每天一回家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菜。匆忙吃完饭后,我又马上投入到工作中。为了保证不耽误送外卖,我轮流使用6辆电瓶车,还有2个充电宝随身携带。装备齐全,动作麻利,这是我成为“跑单王”的重要秘诀。

身边不少年轻小伙都说比起我的卖力工作自愧不如,家人们也常劝我别这么拼。但我闲不住,凭借自己的双手,每天能挣几百元让我拥有一种踏实的幸福感。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我会继续努力,将工作越干越好,让生活越“跑”越好。

快递小哥:职业自豪感越来越浓

【记者观察】

夕阳西下,位于北京市前门石头胡同的顺丰营业站陆陆续续有人来寄快递。快递小哥刘阔和同事们熟练地把快递装进纸盒里,称好重量,打包封好。这个营业点共有7个人,刘阔在这附近待了4年半,他同事齐南南则工作了6年,都是“老快递员”了。

五年前刘阔来到北京,想着要比在老家多挣点钱。“开始工作时,我都有点晕头转向。”刘阔笑着说。胡同曲折,有许多小巷子,一不留神就走到窄得无法通行快递车的地方。与他不同,齐南南则从小在这片胡同里长大:“我成长在这里,这里就像我的第二个家一样亲切。”

快递小哥每天走街串巷,传递的是货物,串起的是人心。齐南南说,有不少孩子找他,给远在他乡的父母寄去衣服和生活用品;也有老人颤巍巍走到营业点,掏出打包得严严实实的炖肘子,让他们尽快送给儿孙。他们尽可能为片区居民提供便利服务:老人看不清字、不会使用手机,他们就帮忙下单、到老人家里取货。刘阔负责的琉璃厂有许多经营古玩字画的门店,居民搬运货物时,他都会主动上前帮忙,“他们买的宣纸都得有四五十斤重,搬着怪累的,就上去搭把手”。

这些年,他们越来越体会到社会对于快递员的尊重,职业自豪感也越来越浓。不论是刘阔还是齐南南,说到2019年的春节,还是非常激动。那会儿临近过年,快件很多,刘阔主动来站点帮忙,没想到习近平总书记特意来慰问了解快递小哥工作和生活情况。习近平总书记送来春节的祝福,称赞“快递小哥”工作很辛苦,起早贪黑、风雨无阻,越是节假日越忙碌,像勤劳的小蜜蜂,是最辛勤的劳动者,为大家生活带来了便利。这份肯定,让他们干劲儿更足了。总书记来过快递服务点后,齐南南平时和居民聊天,感到他们对快递小哥的认同感有了显著提升。“我们会牢记总书记的话,做一只勤劳的小蜜蜂,把每件快递准时送到顾客手中。”刘阔说。

2019年,作为快递员代表,刘阔和齐南南参加了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群众游行。不久前,刘阔还作为代表参与了2022年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国旗传递仪式。“激动,自豪,为中国健儿加油!”开幕式那天,刘阔在朋友圈里分享了感受。

让他们振奋的是,近年来,越来越多更精准的政策保障涌向新就业群体。比如,2021年9月24日,北京市就业工作领导小组印发了《关于促进新就业形态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界定了新就业形态劳动者的范围,合理确定平台企业与“平台网约劳动者”的权利义务,规范“平台单位就业员工”的用工管理,引导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参与“全民参保计划”,增强工伤和职业伤害保障。北京市东城区总工会针对区域特点,着力解决货车司机、快递员、护工护理员、家政服务员、商场信息员、网约送餐员、房产中介员、保安员等8类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入会难题,将快递员、网约送餐员、保安员等3类群体作为重点对象,在落实“维权”和“服务”两方面“向前一步走”。

现在的前门石头胡同顺丰营业站,已经从建立时的一间简陋小屋成为一个“驿站”,在街道帮助下,陆续添置了沙发、桌椅、药品、雨伞、雨衣、微波炉、消毒用品等必需品,还有满满一柜子的书和体育用品。“不仅快递小哥,外卖员、司机、行人都可以来这里休息,很受欢迎。”刘阔笑着说。(记者 陈之殷 通讯员 徐梦玲)

(项目团队:本报记者 陈之殷、陆健、吴春燕、董城、丁一鸣、王斯敏 本报通讯员 徐梦玲)

标签:

Copyright © 2016-2020 小木林(厦门)医疗器械进出口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0592—6513239